杭州慕尚科技有限公司

杭州慕尚科技有限公司

http://movon.co.bokee.net

企业介绍

  杭州慕尚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数字营销全案服务商,企业品牌—慕尚传媒。慕尚传媒专业、聚焦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营销推广领域,三屏互动、全网营销。公司总部现设立于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杭州滨江区。  慕尚传媒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联系人:苏小姐
  • 地区:杭州
  • 电话:400-000-187
  • 传真:0571-88847209

企业博客信息

创建者

成员列表

暂时没有相关信息!

记者纷纷转行公关,钱果然好赚?真相是转角未必遇到爱

字体大小: - - moying2011   发表于 15-04-29 11:51     阅读(337)   评论(0)     分类:移动营销
记者不做记者了,还能干什么?2015普利策奖的本地报道奖得主之一Kuznia用行动传达忠告:去做公关吧,最起码付得起房租。看到这,从媒体转投公关怀抱的前记者们,内心可能腾起了一股淡淡的惆怅。
本次普利策奖的地方报道奖,被授予每日微风报的记者罗伯-库兹尼亚、丽贝卡-吉米其和编辑弗兰克-苏瑞斯。
记者不做记者了,还能干什么?
2015年普利策奖的本地报道奖得主之一Kuznia用行动传达忠告:去做公关吧,最起码付得起房租。
看到这则消息,许多跟Kuznia一样从媒体转投公关怀抱的前记者们(包括记者、编辑、主编),内心可能腾起了一股淡淡的惆怅。
对于那些有着新闻理想,入行时想着把新闻当做终身事业的前媒体人来说,在个人发展受限,无冕之王光环褪色,薪酬跟十年前相比几乎原地踏步等现实面前,纷纷成了男公关女公关,除了感慨,还能说什么呢?
可是以监督权力、挖掘真相为职责的记者,告别他们付出了青春和一切的职业,投向了原本和记者职业有着内在紧张关系的公关行业,谁还来扒粪呢?谁还为公众探寻事实真相?
多少媒体人转行做了公关?
早在2013年,深蓝财经的专栏作家张威就曾盘点过那些从媒体转行做公关的人。其中,21世纪经济报道可谓公关行业新进人才的黄埔军校
当时该文提到,21世纪经济报道的前记者中,徐继业成了百度公关总监;朱平豆成为腾讯MIG电脑管家等业务公关市场负责人;许扬帆进了腾讯在线媒体事业部;顾建兵成了阿里巴巴集团公关总监;颜乔成为天猫公关部负责人;杨磊成了阿里巴巴集团总监;郎朗加入了腾讯电商。
如果说,财经记者的工作背景和人脉背景与企业有很多交集的话,越来越多的调查记者、时政记者转行做公关,的确体现了这个行业的没落。
羊城晚报的张军,进了腾讯公司公关部;南方日报的陈亮,成了支付宝公关总监;南方周末的曹筠武去了聚美优品;新京报的调查记者杨继斌、黄玉浩也去了互联网公司做公关。
更有些转行早的,已经在公关界换了好几个窝了。
比如,新华社前记者宁树勇1998年跳槽,先后在摩托罗拉(中国)、索尼爱立信(中国)、陶氏化学公司亚太区做公关,2010年加入沃尔沃汽车集团中国区。
新华社前记者李国威,1996年转行进了生力啤酒任中国传媒经理,1998年加入通用电气任公关总监。
在第一财经效力多年后,在21世纪商业评论杂志短暂工作的徐洁云,加入了小米。
先后在羊城晚报、中新社、财经、财新传媒待过的王以超,脱离了14年的记者生涯,加入了京东做公关,之后又转至乐视和P2P投融资平台积木盒子。
为什么偏偏选择公关呢?
据武汉晨报报道,一份由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广东校友会发布的“30年来新闻传播学专业毕业生职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媒体从业人员存在大量流失现象(从事与媒体相关工作的新闻毕业生仅53.6%)。同时,近年来从事公关和营销的新闻学毕业生大量增加。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陈先红教授表示,国外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国际上三分之二的新闻从业者选择跳槽时都会到公共关系行业。
个人发展遭遇天花板,物价涨、工资不涨;媒体环境恶劣,记者从无冕之王沦为新闻民工……这些都能解释媒体人的流失,可为什么选择公关?
2014118日的记者节上,中青在线发出一篇结着丁香般愁怨的报道,直白地揭晓了答案。
换下吊儿郎当的背心裤衩,掐灭左手的烟蒂,走出采编中心的大门,媒体人转行,发现自己调不了程序、渲不出CG、卖不动产品、搞不定客户,光环之下,媒体人的求生技能其实少得可怜。除了公关,媒体人能做什么?
自嘲或许以偏概全,但从媒体与公关两个行业来看,它们的确存在许多相通相融的共性。
中国很多企业信奉公关就是和媒体搞关系,媒体人会找新闻点、会写稿,有人脉和媒体资源,熟悉记者的工作流程,这些都是优势。
曾就媒体人转行做公关连发三篇系列博文的媒体观察人魏武挥就认为,两者方向虽然不同,逻辑大致趋同。
转角,不一定遇到爱
公关这行好做吗?
从记者转行做公关的不少。可记者这碗饭不好吃,公关这行就很好混吗?
有时候,转角并不一定遇到爱。
虎嗅网专栏作家景晒晒曾这样看待两者的落差。
媒体人是甲方,而公关是乙方。那么多年积攒的傲娇姿态,媒体人需要立刻、马上、right way、撇的干干净净开始做乙方,去伺候别人,单这一点,有多少媒体人能做到?
此外,公关的工作内容,有时候也涉及跟竞争对手搞对抗,甚至做黑公关,这跟常年累月以公正报道事实真相为人生信条的记者正好相悖,前媒体人能放得下底线,顺利接受角色转换吗?
鉴于2015普利策奖得主的转行,朋友圈里的《记者转型PR入门手册》开始走红。
《手册》里一些在公关行业看来再正常不过的想法和做法,在转型的媒体人看来,就像东方不败看到了葵花宝典。
比如说,不要抱怨老板傻逼;也许你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没拿过红包和车马费,但请尊重那些你请过来、参加你公司新闻发布会,然后拿你红包的记者,现在是你老板为你支付薪水。
还有网友把公关的工作比喻成五陪:陪笑客户、陪笑媒体、陪笑读者(网友)、陪笑财务、陪笑领导……
说白了,转行公关能不能遇到爱,还是看能否适应是否适合。
不管怎样,一个以监督权力、追寻真相为职责的行业的确没落了,个体在时代变化面前无能为力,但真相永远是公众需要的。那些曾经为了真相,为了理想,为了被侮辱、被损害的人的利益执着的记者都成了男公关和女公关,以后谁还来扒粪?
 

返回文章列表标签:移动营销  

分享到:

下一篇:记者纷纷转行公关,钱果然好赚?真相是转角未必遇到爱 上一篇:记者纷纷转行公关,钱果然好赚?真相是转角未必遇到爱

发表评论评论 (0)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注册企博网帐号

验证码